来自 科技 2019-03-13 01:55 的文章

之后他每年都会到中国来待上一个月

除了这些古怪的朋友,奥特曼过去在人群里并不受欢迎。他性情内向,小时候少不了被人欺负,记忆里难忘的部分大都来自一位叫 Roth Coopnick 的高中老师。Coopnick 教授电子课程,鼓励奥特曼尝试些极客的想法

奥特曼在种苹果这事上没什么建树。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,是一个可以一键关闭全世界电视机的遥控器:TV-B-Gone。这个外形就像一把汽车钥匙的小东西内嵌红外发射器,可以发送几乎品牌电视机的关闭信号——不用 1 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把周边所有的电视机关掉。奥特曼总是随身带着。

这会儿你在视频网站 Youtube 上搜索 TV-B-Gone 时,搜索结果会超过 100 万条,甚至有人专门做了一个 12 集的《TV-B-Gone 的攻击》剧集。

2009 年后,奥特曼开始带着其他来自国外的创客到中国参观工厂,分享创客空间的想法,举办工作坊。由于介入得早,奥特曼在中国的观察基本上记录了中国创客运动的发起和发展,包括部分创客受到奥特曼故事的影响而开始创立创客空间。

这些创客空间提供实体的空间和工具,包括数控机床、3D 打印等,参与者可以利用这些工具来实现自己的想法。包括美国 TechShop 在内的创客空间会向会员另外征收工具的费用,来寻求可盈利的商业模式。

创客生涯从放弃电视开始 1990 年代,三十出头的奥特曼做了一个决定:放弃电视。从学生时代起,他就在电视上耗费了太多的时间,现在,他迫不及待地需要解决这个问题。奥特曼回忆说,有了TV-B-Gone 的想法后,早上起床都成了一件让人兴奋的事。

让 TV-B-Gone 出名的是 2008 年 1 月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 CES 消费电子展。在这个厂商们展示最新消费电子产品的地方,电视不但是主要产品之一、也是其它活动的重要展示工具。科技博客 Gizmodo 的一位作者 Richard Blakeley 带着 TV-B-Gone 走进会场,关掉了各种正在演示新产品的电视机。他的恶作剧被录成一段视频,1 个月被人看了 67.9 万次。

2008 年 10 月,奥特曼和几位朋友一起在旧金山成立了一个名为噪音桥(Noisebridge)的地方。每周,皇冠直营网

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流行创客杂志 Make(Maker Faire 展会举办者)上时,被比作创客空间的约翰尼·阿普尔希德 (Johnny Appleseed) ——美国人传统的民间英雄,靠改进苹果种植推动了西部的发展。

由于这些代码不是公开的,米奇·奥特曼需要搜集各种电视品牌的遥控器,按下关闭按钮,通过算法将其记录下来,再放入到 TV-B-Gone 内。不同品牌电视机的代码可能有不同、可能重复、可能有相似,例如三星电视机可能有 1、2 种代码,而中国的长虹可能有 50 种。保证代码不重复而且有效,很耗时。

创客们时常都会感到这种兴奋。不少创客曾在 Google、微软之类的大公司待过,见过世面,却仍热衷于实践自己的小想法,“将自己从大公司中解放出来”。奥特曼也是一样,他早前在 VPL 研究所工作,研究虚拟现实(VR),是这个领域最早尝试的人之一。在 1997 年,奥特曼还跟别人一起创立了 3ware 公司,再后来, 3ware 公司以 1.5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。

之后他每年都会到中国来待上一个月

之后他每年都会到中国来待上一个月

一个性情内向的怪孩子

创客地图,由于技术限制,地图上只能显示 500 家

之后他每年都会到中国来待上一个月

“在中国,现在大家都说尽可能地赚钱,我没觉得这没什么可指摘的。”在 10 月 30 日在苏州举行的一场创客论坛上,奥特曼表达了自己的看法,“但如果你做你喜欢的事,顺便也赚钱,那会更好。”

奥特曼希望这项运动能够更加普及。他合作出版了一本免费的小书——开源的电子漫画书《焊接是容易的(Soldering is Easy)》(免费下载)。这本小书在网络上被翻译成超过 30 种语言,而简体中文版是由上海的创客空间新车间的联合创始人翻译的。最近,这个最初关掉屏幕的创客还尝试着制作创客教程,上传到 Youtube 上。

林云雅(Silvia Lindtner)在中国研究创客已经很多年了,是密西根大学的副教授。自从 2008 年在北京创客嘉年华上和奥特曼初次会面,她发现总能在中国的各个创客活动上见到这位热心的创客布道者。她说,米奇·奥特曼对于中国创客运动的发展中有着很大的影响作用,也是中心力量之一。

如果说 Maker 这个词在美国更多是指为兴趣而投入精力的爱好者。创客在中国则已经被等同于硬件创业者。奥特曼发现创业者在中国的创客空间尤其多。

2009 年创客们拜访工厂

创业运动的布道者 奥特曼特别喜欢展示一张创客地图,并把 2007 年称为创客运动发展史上重要的时间节点。这一年, Chaos Communication Club(至今有 32 年历史)在德国举办的室外创客大会 Chaos Camp,奥特曼内在这里被三位创客的演讲所激励,回去开始筹备创客空间,而奥特曼只是受到激励的创客之一。

最近几年,奥特曼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旅行上,全世界都在举办创客大会,而几乎谁都想邀请他。说着,奥特曼挽起左手袖子,抬了抬缠满带子的手臂,那上头写着 Chaos Communication Clubs、Chaos Camp、Maker Faire……

在此之前,所谓的创客空间很少,只有将近 40 家,并且多数集中在德国,而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 2000 家。

2003 年,为了生产 TV-B-Gone ,奥特曼来到深圳寻找工厂。之后他每年都会到中国来待上一个月,在那期间,他在工厂周边走动,拜访那些对技术感兴趣的人。

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全球最大的创客展会 Maker Faire 上。奥特曼是 Maker Faire 及其背后推动者 Make 杂志的早期支持者。但当 2012 年,Maker Faire 与美国国防部合作以后,他公开与之决裂。

奥特曼也因此在一个躁动的世界中成名。这个售价 20 美元的小硬件已经卖出了超过 50 万份。

Noisebridge 噪音桥

Mitch Altman 知名的发型

不过,奥特曼花了 10 年时间才下决心真正着手制作 TV-B-Gone 的原型。那是 2003 年,之后他又花了将近 2 年来回试验,才找了家中国深圳的代工厂开始生产。这是个简单的工具,但奥特曼需要搜集市面上所有电视机将近 200 种的红外线关闭代码。正是这些代码让人可以遥控电视。

后来,奥特曼又遇到了一位录音房的主人。事后奥特曼回忆说这是“创客空间的早期原型”。在那里,想要获得进入许可的人得承诺每周六都去,年纪小的可以接受年长的一辈免费指导,交流交流自己想做的东西。

成立噪音桥之后,为创业运动布道就成了奥特曼的主要工作。